热线: 310 566 1470 微信: Zoe: SMFertility2018 / Corrine: SMFertility2019 联系我们

了解医生为您提供的信息

嘉人杂志Marie Claire 对圣莫尼卡生殖中心的卵子冷冻中心EFC的专访

  • June 23, 2015

我已经冷冻了自己的卵子 哪怕我想60岁之后再成为母亲

来源:嘉人网
导读:44岁的李嘉欣冻卵为添女做准备、Facebook和苹果公司宣布报销女员工的冻卵费用……冻卵——将卵子冷冻、储藏,待合适的时机再取出来使用——正在成为单身女性延长生育能力和觅爱时间的最新选项。

44岁的李嘉欣冻卵为添女做准备、Facebook和苹果公司宣布报销女员工的冻卵费用……冻卵——将卵子冷冻、储藏,待合适的时机再取出来使用——正在成为单身女性延长生育能力和觅爱时间的最新选项。与时间对抗, 女人们也是够拼了!嘉人M.C.历时3个月,暗访数家提供国外冻卵的中介公司,以合法和正规的标准,最后选取了美国卵子冰冻中心(简称EFC)中国代表处跟踪报道,本文呈现的是那些第一手的冻卵资讯。但冻卵涉及伦理与安全领域的方方面面,亦属于个人的选择自由,对于你“约,还是不约”,以及由此产生的后果,嘉人M.C.概不负责。

 

 

编辑/吴佩霜 视觉策划/Johnson Liu 撰文/无垠、索马里 摄影/周玉博、Ken Merfeld、杨敏 化妆/Jade、俊青、钱彼得 发型/Owen模特/孔令令(Instyle)、徐嘉繁(龙腾精英) 造型/孙筱炘 摄影助理/成龙、家宝 场地/水堡子冰窖、中纺影棚 设计/陈栋

方兰决定冻卵——将一些卵子冷冻起来,低温存放,等待合适的时机再让它苏醒。

34 岁的方兰言语爽利,非常爱笑,她在武汉的一家大型投资机构任职,年薪40万,但单身。2013年的调查显示,全国30-39岁女性中有582万人处于非婚状态。女性从26岁开始“我是剩女”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在29岁“剩感”达到峰值。未能进入婚姻的原因,“缺少认识异性的途径”“消极等待”和“爱情理想主义”分列前三位。

至于方兰,“可以说是被耽误了”,15岁,她陷入了一段长达十年的暗恋,为了他,她放弃了上更好大学的机会,进入湖北一所高校,但那个男孩以“如果咱们好了以后你肯定会把我踹了”为由,拒绝了她。暗淡了好几年,直到毕业后,在老家武汉找到工作的方兰才决定整理自己的生活,朋友介绍,她认识了一个男生,年纪相当,家境匹配,他们平稳地交往了十年,直到双方谈婚论嫁,方兰才发现,对方没有性能力。他们去过医院,无果。

“性”在方兰的生活中一直缺席,她不接受婚前性行为,方兰认为这是得体的,“能够克制冲动的男人显得更珍贵”——尽管如今,她改变了看法。

单身之后,“暂时还没找到归宿”已经是不安全感的来源,同时,“女性生殖机会就那么些年,如果不保存好,丧失了女性的基本功能,更有不安全的感觉,也会对未来丧失信心。”方兰以一种求知若渴的方式去了解性:买了《海蒂性学报告》等一堆大部头的书。她参加各种类型的讲座、和她的职业相关的聚会,希冀找到能够产生共鸣的朋友。和大多数大龄未婚女性一样,她也要应付父母安排的相亲。

但她已经丧失了“找个人嫁掉”的明确目标,“以前我需要一个结果,一个理想化的安排,现在我需要情感的滋养,需要性的和谐与维护”,具体而言,“以前我和一个男人交往,会带着嫁给他的目的,经过漫长的测试、考验再去投入感情,现在我更愿意经营自己的生活。”

她承认“夜深人静、孤枕难眠的时候也会掉眼泪”,最大的压力来自自身,“没有生育,起码对方兰而言是“不合适”的,问题在于,虽然她做好了准备,她仍然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出现。“我不能因为他出现得晚,就让自己丧失基因延续的机会。”——方兰决定冻卵。

在美国,大部分冻卵的女性与方兰类似:未婚,事业出色。美国卵子冷冻中心负责人Dr. John Jain说他的典型客户是这样的:大概三十六七岁,拥有数学、医学学位,还读了MBA,独立,独身,没有孩子。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之前,她们不会轻易安定下来、生一个孩子,她们想暂时专注于自己的事业,而基于对独身、衰老的恐惧和焦虑,她们选择冻卵,这让她们拥有更多的时间。

不过,当遇到关于生育的焦虑,多数中国女性的反应并不是像方兰那样去寻求医疗技术的辅助,她们做的,只有忍受。方兰的两个闺蜜,遭遇几乎与她如出一辙:同样不接受婚前性行为,同样在婚后发现,对方“不行”。后来,一个离婚,另一个仍然在几近无性的婚姻中痛苦纠结。方兰建议她们也去做冻卵,但她们都不同意,“对医疗风险评估比较严重”,担心对身体的伤害,反而劝说方兰最好的解决方法是赶紧找个“合适的,起码在经济地位上看起来比较匹配”的人嫁了。

但方兰做不到将就。她的一个朋友,在一家大公司任财务总监,因为亲友的压力,在38岁认识一个收入远低于她的男人,次年结婚、怀孕,但方兰觉得她婚后并不快乐。那不是方兰想要的婚姻。她宁愿当一个单亲妈妈,和一个她“看得上”的男人生一个孩子,除了提供精子,男人不用负担任何责任,但当她和最近比较亲密的男性谈起,他们毫无余地地拒绝了。

 

 

如果暂时不能自然生产一个孩子——方兰能做的,似乎只有冻卵。国内的女性大多是通过两则新闻来知道“冻卵”的存在,一则是2014年4月,《娱乐周刊》称林志玲冷冻了卵子,虽然后来否认,但林志玲也说,她并不排除这种做法;另一则发生在同年10月,Google和Facebook宣布报销女性员工冻卵所需的费用。

但方兰也有一些顾虑。一个学医的朋友告诉她,冻卵存在风险,首先,促排卵针会引起内分泌的紊乱;其次,一次较多地摘取卵子,如果操作技术和手段不完善,会对身体带来新的伤害。方兰的母亲,一位已经退休的老医生,也反对她冻卵,理由家常但很“在理”:冻了的肉能跟鲜肉一样吗?

对于冻卵,Olina 的顾虑和方兰不同,她担心促排卵针对短期生理周期的影响,以及成功率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但她相信这是值得承担的风险,“如果我现在不去做,五年之后,也许技术的成功率会提高,但我的身体状况又跟现在不一样了。”——这位37岁的金融行业中层已经开启了冻卵的步骤,她相信这是最好的或是唯一的选择:保存卵子质量,等待合适的人。

Olina的生活很充实,爬山、健身、到养老院或者收养流浪猫狗的场所做义工,但在35岁之后,她感受到自己对孩子的需要,而所有的医疗知识都显示,卵子质量在35岁之后会大幅下降。那段时间她压力很大,“就是一件事总在你脑海中出现,但你又不能解决,悬而未决的状态。”她还考虑过到精子库购买精子,后来还是否决了,“还是想找一个相爱的人生孩子”。

她已经签订了冻卵协议,和医生进行了半小时的视频谈话,服用了荷尔蒙药物,并进行过两次身体检查——她的卵子和卵巢状况都非常好。这段时间,她保持着健康的生活方式:睡得足够,适当锻炼,放松心情,并服用一些带叶酸的多元维他命。

方兰和Olina通过冻卵最终想要的,其实是内心的安全感,“我喜欢孩子,但随着年纪增大、卵子质量降低,就会很渴望尽快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组建家庭,但这种急切对于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往往产生负面的影响。”决定冻卵之后,她“可以放松地期待一段感情的到来。” 冻卵需要两万美元,这对Olina 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负担得起”,“我愿意花这些钱去买一个保险,要选择水平比较好的诊所,这是值得的。”

 

 

由于法律限制,在中国,一个单身女性不可能合法地拥有一个孩子,她甚至不能仅仅做冻卵。方兰咨询了武汉所有的三甲医院,医生告诉她,冻卵技术是成熟的,但目前国内法律没有相应规定,没有资质的认证,医院没有资格做冻卵——冻卵只服务于少数基于医疗需要的人群,譬如对有肿瘤疾病、需要进行放化疗的女性,在放化疗之前把卵巢里的不成熟卵子抽出,在体外培养成熟之后冷冻保存,或者将卵巢取出冷冻组织,等肿瘤痊愈后再解冻辅助生育;或者作为试管婴儿的一个步骤而存在,而要做试管婴儿,必须遵循许多限制:在婚姻内,女方年龄不超过40岁,男方年龄不超过55岁,还要提供体检资料,证明双方因为身体因素无法自然受孕,包括双侧输卵管不通、子宫内膜异位、免疫性不孕、男性因素导致的不孕以及在目前检查条件下未找到明显病因的不孕。

在美国,一个单身女性可以通过捐精机构找到孩子在生理上的父亲。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精子出口国,大多采取公司化运作的营利性机构。而中国的精子库大多设置在医院或科研机构,想要通过精子库购买精子和受精,必须身份证、结婚证和准生证三证齐全,还要提供体检资料,证明婚内男方无法生育。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国外解决生孩子的需求。在美国,单身女性可以通过公司化运作的精子库找到孩子在生理上的父亲,资料包括捐赠者的人种、身高、体重、血型、头发颜色、教育情况和小时候的照片,还会有关于其当下相貌的文字描述。为了接近中国人的理解,美国精子库里相貌描述中多了很多“像刘翔”或者“像姚明”;已经有伴侣的可以到日本做试管婴儿,例如日本最大的IVF(试管婴儿/体外受精)医院之一英医院,取一次卵需要4.5 万人民币,如果选择更温和的刺激方案,一次需要6.3万人民币。将胚胎移植到子宫,需要3.3 万元人民币。技术已经发展到你可以定制一个婴儿,前提是,你依然有健康的卵子。

即将为Olina做冻卵手术的Dr. John Jain说,近三四年冷冻技术发展,在2015年,基于玻璃化冷冻技术( VIT,即快速冷冻),冻卵的生育率和自然受精的生育率正在逐渐接近,几乎是相等的。借用方兰母亲的比喻,即“冻肉跟鲜肉差不多”。他认为卵子的存活率、孵化成功概率、胚胎存活概率……这些数据都是噪音,评价冻卵是否成功的最关键的数据是看成功怀孕的几率,即“真实的出生率”。在快速冷冻技术保证下,Dr. John Jain所在的诊所针对30-40岁的女性能够实现40%-45%的出生率。这个数字在过去十年间逐步提高,十年前,是25%-30%;五年前,是30%-35%。如今,这已经很接近30-40岁女性的自然生育几率:45%到50%之间。

这一几率与卵子质量密切相关,而判断卵子的质量,目前只能透过年龄,最好的卵子来自35岁以下的女性——35岁之后,卵子质量大幅下降,40岁之后,“只有一些稀少的成功案例”。Dr.John Jain已经为300位女性做过冻卵,其中15人在之后解冻了卵子并使用,她们给他发来孩子的照片,寄送礼物。那些没有使用自己冰冻的卵子的,“大多数还在寻找合适的伴侣”。

Claire是美国卵子冷冻中心中国代表处的客服,这份工作让她看到中国女性对性的态度极其复杂。一位45岁的女公务员给她发短信,询问取卵手术除了将针穿过阴道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Claire说没有,对方表示了极大的疑虑,并坦言自己还是处女。而后,她们对日常生活中处女膜是否容易破损进行了一番小心翼翼的探讨。

日本英医院在北京的医疗助理Tracy 已经接待了超过400个客户,她感受到的是女性对生孩子承担了巨大的压力。

一位自她进入这家机构就开始联系的客户,两个星期前已经签了去日本做试管婴儿的合同,机票已经买好,忽然告诉Tracy 不去了,因为丈夫不愿意继续等待一个不知什么时候降临的孩子。这种“生不出孩子就要被离婚”的情况,在Tracy接待的客户里占很大概率。也有客户告诉她,如果自己生不出孩子,就要跟丈夫离婚——“两个人感情特别好,她不愿意他不能拥有孩子”。虽然最基本的生理知识已经普及,但在中国婚姻中,“生孩子”仍然是考量女性价值的重要因素。也因此,同为日本英医院医疗助理的Winnie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帮助那些想要孩子的人生下孩子,以及,“给女性一个独立成立家庭的机会。”

不过,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也引起了一些担忧,关于冻卵,有批评家说这种福利本质上是贿赂,让女性拿出全部精力用于工作。如果更多的大龄女性可以通过冻卵、试管、代孕获得孩子,有人提出了另外的不安:如果你超过40岁才生孩子,母子间的年龄差异太大,不利于教育;当孩子进入叛逆期,你已经在60岁左右,很难一面照顾孩子一面还要照料年事已高的父母。

Dr. John Jain说,这不是一个对与错的问题。“一边是65岁的丈夫和50岁的妻子,他们通过捐卵有了孩子,他们有存款有投资,可以整天和孩子在一起;一边是22岁的无业女性,丈夫在车库工作。哪种生活对孩子更好? 现在很多孩子是由祖父母带大的,他们可以从年纪差异大的长辈身上学到智慧和沉稳。同时,大多数的女人都能有望活到85岁。一个45岁生育的女人有可能看到她的孩子长大、进大学和结婚。”

社会学者李银河对《嘉人marie claire》说,冻卵、试管婴儿和代孕,对中国女性的情感模式增加了一个选项,想选择独身,可能;想独身带孩子,可能;想等待爱情,也可能。而让人的生活多一种选择多一种可能,总是好事。

关于冻卵提问美国卵子冷冻中心

负责人Dr. John Jain

生殖内分泌科专家医师,拥有20多年的学术经验,其中10年曾任美国南加州大学Keck医学院妇产科的荣誉教授。他多次荣获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联邦经费,并被Vivian Dickerson主席直接任命为美国产科医生学院的国家伦理委员会的委员,2006年荣获太平洋海岸生殖学会颁发的顶级研究大奖。在南加州大学任终身教授期间,他开创了卵子冷冻技术的前沿研究,随后他首创了该大学的卵子冷冻研究课题及方向。

你的客户在年龄和职业上是否有一些共同的特征?

冻卵对某一种类型的女性来说,是真正的解决办法。我们的项目持续了十年,大多数参与的女性都是三十多岁了。我可以分享一个典型客户。她大概三十六七岁,拥有数学和医学学位,还读了MBA,非常成功、独立,没有孩子,独身。所以是哪个更重要?智力和职业?还是没有男朋友的烦恼?我的这些客户有一个共同点,是在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之前,她们不会轻易安定下来(生孩子)。她们想暂时专注于自己的研究或者事业。所以冻卵是她们大多数人的选择,让她们有了更多的时间。

你如何保证冷冻的卵子绝对的安全和可用性?

存在几种潜在的破坏因素:实验室的硬件,设计的系统。我们有两个以上的员工专门负责确保卵子的标签。我们发生过唯一一起意外,是在提取胚胎的过程中,胚胎黏着在一根实验棒上了。我们无法找到那个胚胎还给客户,他们为此也很沮丧。也有一些诊所发生过将错误的卵子交还给了客户。总体来说,卵子和胚胎的保存都牵涉到众多的细节和信息,我们有严谨的系统保证卵子的真实和安全。

如果要取卵,必须服用促排卵药,对女性身体而言有多大的风险,譬如,是否会让卵巢提早衰竭?

冻卵不会对女性身体产生危害。每个月女性的身体都会产生很多卵子,不管你是否注射荷尔蒙或者服用避孕药,女人每个月都要损失几十个卵子。通常,只有一个卵子会发育成熟,其他的卵子都会死去。注射荷尔蒙的唯一目的,就是拯救那些原本会死去的卵子,这对未来的排卵或者生育不会产生影响。

试管婴儿是否逐渐被快速冷冻替代?

如果一个人想通过试管婴儿的方法怀孕,首先她也必须注射荷尔蒙,产生更多的卵子,配对,然后再放回子宫。这和快速冻卵的前一半步骤是一样的。

但可以说,未来人们会更少尝试试管婴儿,因为她们可以冷冻自己更为新鲜的卵子。很明显,会有更多的女性尝试这种方法,尤其是她们知道自己会花漫长的时间追求学业和事业。她们会说:“我已经冷冻了自己的卵子,可以在我成为成功的导演、制片人、律师之后再成为母亲。”她甚至可以选择自己怀孕的日期。我的一个中国客户就是特意为孩子选择了大概的出生年月。

Facebook宣布报销女员工的冻卵费用,你去那里交流,收到这些职业女性什么样的反馈?

她们会问的第一个问题通常是:药物治疗阶段安全吗?会让我丧失生育能力吗?我会因此得癌症吗?

第二个问题关于安全性,就是冻卵生出的宝宝会健康吗?我告诉她们,采用冻卵技术的试管婴儿在全世界已经推行了35年,迄今有600万的试管婴儿,没有发现这些婴儿中有一例有重大健康问题。全球有20万的冷冻胚胎婴儿,5000个冻卵产生的婴儿。我们现在可以保证冷冻技术是绝对安全的。

第三个问题通常关于费用。第四个担心是:如果她们选择冻卵,意味着她们已经放弃、不相信自己会结婚了。 这是一种特别私人的、情绪化的问题。我会告诉她们,这是她们今天能做出的正确的选择。若非如此,她们的选择只有:等待她们的卵子质量变差;即刻怀孕,但她们现在为事业羁绊;或者寻找捐精者怀孕。

你的诊所位于好莱坞,也接触过不少明星客户,她们的需求与一般职场女性有什么不同?

有一个误区,是很多普通女性看到名人在45岁之后还能拥有自己的孩子,认为自己在45岁之后也能怀孕。但你要知道45岁之后女人怀孕的几率只有不到 1%,很多名人使用的是捐赠的卵子,但没有人愿意谈这些事情,不想她们的孩子被人评判。

名人们非常自信,有时候甚至是非常自恋,她们的危机感来得比普通人晚。我有时候会拒绝一些“知名”的客户。她们的工作非常忙碌,几乎没有时间来怀孕。她们甚至会夜里9点拍摄结束之后给我打电话。我曾经帮她们中的两三位做过冻卵手术。

在你看来,不同国家的女性对这一技术的接受是否有差异?

有很大差异。还有一些国家存在对女性的偏见和不公,那里的女性找不到合适的医院。我有一位40多岁的客户来自日本,在日本没有人愿意接受她,因为她是单身。没有医生愿意帮助她,觉得她年纪太大。当然,任何一个保守的医生都会和她说:你年纪太大了,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但她飞到洛杉矶两次,对她而言,知道自己永远有一个选择、一种可能性在那里,这让她觉得充实——这是生活非常重要的一面。

你认为冻卵会对女人有什么影响?

我认为冻卵能帮助一个女人更加健康、自信地面对今后的伴侣关系,而不是因为自己的衰老和孤独去被动选择一段关系,这是通向更好伴侣关系的基础。即使有些人的冻卵被证明不成功,她们也不会那么沮丧,她们会说:让我们再试一次。因为她们的人生感觉更充实了。

冻卵,就像他买一辆车一样

林莉:33岁,在山东某外企任职工程设计,2015年2月上旬在美国卵子冷冻中心进行了冻卵手术。

 

 

决定冻卵和我的工作有关。这是我毕业后工作时间最久也最喜欢的一个工作,它给了我许多出差的机会,以及随之可以想见的忙碌与劳累,但是我依然热爱它。30岁那年我结了婚,并有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来得顺理成章,之后父母也一直帮我照顾孩子,但我还是发现,生产对女性的身体、工作和心态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这几年随着职位提升,工作压力也在增大,先生又提出了要第二个孩子的想法。

我也想要第二个孩子,但并不是现在,又担心到了合适的生产时间,也许我已经无法怀孕。我也曾向一家在美国代孕的中介公司咨询,只是一个问题:如何保证代母的好心情?对方答:没有办法。而这只是怀胎的漫长十个月中一个非常细小的环节,如果这都无法保证,不可控的因素也太多了。

后来,我了解到冻卵,查阅了不少资料,看到几家美国公司向员工提供福利,报销冻卵费用,这让我觉得这是一项已经很完备的技术,我不是去冒险,而是像2004年当周围所有人都不信任网购的时候,我就在Ebay上买护肤品和衣服,我愿意尝试新事物,冻卵在我看来就是送自己一份生育保险,对女性而言,这是一种福利。先生最初有点不习惯,但在我的劝说下同意了这件事。我的理由是:这是在我们经济许可范围内我给自己的一个福利,也是对他想要第二个孩子的一种保障。更何况,所需的两万美元费用大约占家庭年收入的十分之一,就像他买一辆车一样。( 为保护隐私,文中冻卵当事人皆为化名。)

 

TIPS: 冻卵怎么做?

以EFC为例,与北京办公室电话或预约,医疗助理帮你制订冻卵计划;

1. 在国内医院做激素和卵泡基础检查;

2. 与医生视频首诊,根据医生的建议开始服用荷尔蒙药物;

3. 签订正式冻卵协议并付款;

4. 服用药物14天后,再次在国内医院做卵泡和激素检查。医生确认指标正常后可以停止服用药物,并准备赴美。

5. 在美国诊所每天打促排卵针进行促排卵治疗。在促排卵的前5天,可以自行安排在加州2-3天的旅行,自助简单的药物注射; 5天之后,需要每天或者隔天来到诊所,检测卵子的生长情况 。

6. 促排卵12-14天后卵子成熟,两日后取卵。

7. 做取卵手术,手术后沟通卵子情况,并进行冷冻保存。

8. 冻卵周期从月经见红第一天开始,大约需要35天左右。前半段在国内口服荷尔蒙药物,后半段在美国诊所进行打针和取卵手术(在美国停留大约2周的时间)。

转自嘉人网:http://www.mcchina.com/view/view/20150401-61693.shtml

(全文请见《嘉人》2015年4月刊)

Comments are closed.

联系圣莫尼卡生殖中心,获取更多的相关信息,并为您定制医疗服务。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