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 310 566 1470 微信: Zoe: SMFertility2018 / Corrine: SMFertility2019 联系我们

生殖科学研究的最新进展

新闻报道

突破性的临床试验证明了卵子冷冻技术的进步,新的玻璃化冷冻技术生出了第一个三胞胎

  • May 23, 2014

圣莫尼卡,2008年4月29日,John Jain医生,医学博士,FACOG,一位在生殖医学领域的权威专家,他今天宣布,他正在圣莫尼卡不孕不育治疗中心的卵子冷冻中心,针对卵子冷冻技术进行新的临床试验。Jain医生的研究是美国 第一例对比了传统的慢性卵子冷冻方法和新型玻璃化速冻方法的研究。

嘉人杂志Marie Claire 对圣莫尼卡生殖中心的卵子冷冻中心EFC的专访

  • June 23, 2015

我已经冷冻了自己的卵子 哪怕我想60岁之后再成为母亲 来源:嘉人网 导读:44岁的李嘉欣冻卵为添女做准备、Facebook和苹果公司宣布报销女员工的冻卵费用……冻卵——将卵子冷冻、储藏,待合适的时机再取出来使用——正在成为单身女性延长生育能力和觅爱时间的最新选项。 44岁的李嘉欣冻卵为添女做准备、Facebook和苹果公司宣布报销女员工的冻卵费用……冻卵——将卵子冷冻、储藏,待合适的时机再取出来使用——正在成为单身女性延长生育能力和觅爱时间的最新选项。与时间对抗, 女人们也是够拼了!嘉人M.C.历时3个月,暗访数家提供国外冻卵的中介公司,以合法和正规的标准,最后选取了美国卵子冰冻中心(简称EFC)中国代表处跟踪报道,本文呈现的是那些第一手的冻卵资讯。但冻卵涉及伦理与安全领域的方方面面,亦属于个人的选择自由,对于你“约,还是不约”,以及由此产生的后果,嘉人M.C.概不负责。     编辑/吴佩霜 视觉策划/Johnson Liu 撰文/无垠、索马里 摄影/周玉博、Ken Merfeld、杨敏 化妆/Jade、俊青、钱彼得 发型/Owen模特/孔令令(Instyle)、徐嘉繁(龙腾精英) 造型/孙筱炘 摄影助理/成龙、家宝 场地/水堡子冰窖、中纺影棚 设计/陈栋 方兰决定冻卵——将一些卵子冷冻起来,低温存放,等待合适的时机再让它苏醒。 34 岁的方兰言语爽利,非常爱笑,她在武汉的一家大型投资机构任职,年薪40万,但单身。2013年的调查显示,全国30-39岁女性中有582万人处于非婚状态。女性从26岁开始“我是剩女”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在29岁“剩感”达到峰值。未能进入婚姻的原因,“缺少认识异性的途径”“消极等待”和“爱情理想主义”分列前三位。 至于方兰,“可以说是被耽误了”,15岁,她陷入了一段长达十年的暗恋,为了他,她放弃了上更好大学的机会,进入湖北一所高校,但那个男孩以“如果咱们好了以后你肯定会把我踹了”为由,拒绝了她。暗淡了好几年,直到毕业后,在老家武汉找到工作的方兰才决定整理自己的生活,朋友介绍,她认识了一个男生,年纪相当,家境匹配,他们平稳地交往了十年,直到双方谈婚论嫁,方兰才发现,对方没有性能力。他们去过医院,无果。 “性”在方兰的生活中一直缺席,她不接受婚前性行为,方兰认为这是得体的,“能够克制冲动的男人显得更珍贵”——尽管如今,她改变了看法。 单身之后,“暂时还没找到归宿”已经是不安全感的来源,同时,“女性生殖机会就那么些年,如果不保存好,丧失了女性的基本功能,更有不安全的感觉,也会对未来丧失信心。”方兰以一种求知若渴的方式去了解性:买了《海蒂性学报告》等一堆大部头的书。她参加各种类型的讲座、和她的职业相关的聚会,希冀找到能够产生共鸣的朋友。和大多数大龄未婚女性一样,她也要应付父母安排的相亲。 但她已经丧失了“找个人嫁掉”的明确目标,“以前我需要一个结果,一个理想化的安排,现在我需要情感的滋养,需要性的和谐与维护”,具体而言,“以前我和一个男人交往,会带着嫁给他的目的,经过漫长的测试、考验再去投入感情,现在我更愿意经营自己的生活。” 她承认“夜深人静、孤枕难眠的时候也会掉眼泪”,最大的压力来自自身,“没有生育,起码对方兰而言是“不合适”的,问题在于,虽然她做好了准备,她仍然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出现。“我不能因为他出现得晚,就让自己丧失基因延续的机会。”——方兰决定冻卵。 在美国,大部分冻卵的女性与方兰类似:未婚,事业出色。美国卵子冷冻中心负责人Dr. John Jain说他的典型客户是这样的:大概三十六七岁,拥有数学、医学学位,还读了MBA,独立,独身,没有孩子。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之前,她们不会轻易安定下来、生一个孩子,她们想暂时专注于自己的事业,而基于对独身、衰老的恐惧和焦虑,她们选择冻卵,这让她们拥有更多的时间。 不过,当遇到关于生育的焦虑,多数中国女性的反应并不是像方兰那样去寻求医疗技术的辅助,她们做的,只有忍受。方兰的两个闺蜜,遭遇几乎与她如出一辙:同样不接受婚前性行为,同样在婚后发现,对方“不行”。后来,一个离婚,另一个仍然在几近无性的婚姻中痛苦纠结。方兰建议她们也去做冻卵,但她们都不同意,“对医疗风险评估比较严重”,担心对身体的伤害,反而劝说方兰最好的解决方法是赶紧找个“合适的,起码在经济地位上看起来比较匹配”的人嫁了。 但方兰做不到将就。她的一个朋友,在一家大公司任财务总监,因为亲友的压力,在38岁认识一个收入远低于她的男人,次年结婚、怀孕,但方兰觉得她婚后并不快乐。那不是方兰想要的婚姻。她宁愿当一个单亲妈妈,和一个她“看得上”的男人生一个孩子,除了提供精子,男人不用负担任何责任,但当她和最近比较亲密的男性谈起,他们毫无余地地拒绝了。     如果暂时不能自然生产一个孩子——方兰能做的,似乎只有冻卵。国内的女性大多是通过两则新闻来知道“冻卵”的存在,一则是2014年4月,《娱乐周刊》称林志玲冷冻了卵子,虽然后来否认,但林志玲也说,她并不排除这种做法;另一则发生在同年10月,Google和Facebook宣布报销女性员工冻卵所需的费用。 但方兰也有一些顾虑。一个学医的朋友告诉她,冻卵存在风险,首先,促排卵针会引起内分泌的紊乱;其次,一次较多地摘取卵子,如果操作技术和手段不完善,会对身体带来新的伤害。方兰的母亲,一位已经退休的老医生,也反对她冻卵,理由家常但很“在理”:冻了的肉能跟鲜肉一样吗? 对于冻卵,Olina 的顾虑和方兰不同,她担心促排卵针对短期生理周期的影响,以及成功率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但她相信这是值得承担的风险,“如果我现在不去做,五年之后,也许技术的成功率会提高,但我的身体状况又跟现在不一样了。”——这位37岁的金融行业中层已经开启了冻卵的步骤,她相信这是最好的或是唯一的选择:保存卵子质量,等待合适的人。 Olina的生活很充实,爬山、健身、到养老院或者收养流浪猫狗的场所做义工,但在35岁之后,她感受到自己对孩子的需要,而所有的医疗知识都显示,卵子质量在35岁之后会大幅下降。那段时间她压力很大,“就是一件事总在你脑海中出现,但你又不能解决,悬而未决的状态。”她还考虑过到精子库购买精子,后来还是否决了,“还是想找一个相爱的人生孩子”。 她已经签订了冻卵协议,和医生进行了半小时的视频谈话,服用了荷尔蒙药物,并进行过两次身体检查——她的卵子和卵巢状况都非常好。这段时间,她保持着健康的生活方式:睡得足够,适当锻炼,放松心情,并服用一些带叶酸的多元维他命。 方兰和Olina通过冻卵最终想要的,其实是内心的安全感,“我喜欢孩子,但随着年纪增大、卵子质量降低,就会很渴望尽快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组建家庭,但这种急切对于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往往产生负面的影响。”决定冻卵之后,她“可以放松地期待一段感情的到来。” 冻卵需要两万美元,这对Olina 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负担得起”,“我愿意花这些钱去买一个保险,要选择水平比较好的诊所,这是值得的。”     由于法律限制,在中国,一个单身女性不可能合法地拥有一个孩子,她甚至不能仅仅做冻卵。方兰咨询了武汉所有的三甲医院,医生告诉她,冻卵技术是成熟的,但目前国内法律没有相应规定,没有资质的认证,医院没有资格做冻卵——冻卵只服务于少数基于医疗需要的人群,譬如对有肿瘤疾病、需要进行放化疗的女性,在放化疗之前把卵巢里的不成熟卵子抽出,在体外培养成熟之后冷冻保存,或者将卵巢取出冷冻组织,等肿瘤痊愈后再解冻辅助生育;或者作为试管婴儿的一个步骤而存在,而要做试管婴儿,必须遵循许多限制:在婚姻内,女方年龄不超过40岁,男方年龄不超过55岁,还要提供体检资料,证明双方因为身体因素无法自然受孕,包括双侧输卵管不通、子宫内膜异位、免疫性不孕、男性因素导致的不孕以及在目前检查条件下未找到明显病因的不孕。 在美国,一个单身女性可以通过捐精机构找到孩子在生理上的父亲。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精子出口国,大多采取公司化运作的营利性机构。而中国的精子库大多设置在医院或科研机构,想要通过精子库购买精子和受精,必须身份证、结婚证和准生证三证齐全,还要提供体检资料,证明婚内男方无法生育。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国外解决生孩子的需求。在美国,单身女性可以通过公司化运作的精子库找到孩子在生理上的父亲,资料包括捐赠者的人种、身高、体重、血型、头发颜色、教育情况和小时候的照片,还会有关于其当下相貌的文字描述。为了接近中国人的理解,美国精子库里相貌描述中多了很多“像刘翔”或者“像姚明”;已经有伴侣的可以到日本做试管婴儿,例如日本最大的IVF(试管婴儿/体外受精)医院之一英医院,取一次卵需要4.5 万人民币,如果选择更温和的刺激方案,一次需要6.3万人民币。将胚胎移植到子宫,需要3.3 万元人民币。技术已经发展到你可以定制一个婴儿,前提是,你依然有健康的卵子。 即将为Olina做冻卵手术的Dr. John Jain说,近三四年冷冻技术发展,在2015年,基于玻璃化冷冻技术( VIT,即快速冷冻),冻卵的生育率和自然受精的生育率正在逐渐接近,几乎是相等的。借用方兰母亲的比喻,即“冻肉跟鲜肉差不多”。他认为卵子的存活率、孵化成功概率、胚胎存活概率……这些数据都是噪音,评价冻卵是否成功的最关键的数据是看成功怀孕的几率,即“真实的出生率”。在快速冷冻技术保证下,Dr. […]

联系圣莫尼卡生殖中心,获取更多的相关信息,并为您定制医疗服务。 联系我们